紅雀🍾

天啊天啊无敌可爱!!

SHIO:

幼稚园③

♪♪小鳄鱼之歌♪♪


歌词我自己改的也不知道对不对

你是那傻逼~呀!傻逼傻逼傻逼~呀!你是那傻逼~哦呀!傻逼傻逼傻逼(被打

mrkm先生在门把视角里真的真的无敌!

【横雏】无礼之徒

小口木:

*本来想明天发的,但是明天要去展会加班,还下雪……更悲剧的是我把我唯一的一件羽绒服洗了……所以很有可能明天以后你们就见不到我了所以就提前发了……所以说你们看文的时候记得想起冻死在圣诞节的我


*偶尔  å†™ä¸€å†™   æ–¯æ–‡è´¥ç±»é›   æ²¡é”™   é›


*大家节日快乐


BGM   http://xiaodaibunengchi.lofter.com/post/1e41c6f1_d6ae5e0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“少爷,这次会议你必须出席才行啊。”管家第五次站在餐桌旁,苦口婆心地劝说。


“知道了,”村上信五放下餐刀,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巴,“等一下就出门。”


“约定的时间是10点,现在已经十点半了……”管家欲言又止。


“让他们等着吧,”村上伸手扯了扯领口间规规矩矩打着的温莎结,漫不经心地抬起手腕看看手表,“一块地,让他们多等一个小时,一点都不过分,对吧?”


 


 


坐在宽敞明亮弥漫着淡淡柠檬香的会议室里的村上信五,手肘支在桌面上,双手十指相对撑在面前,目不转睛地看着对面的男人。


“你是谁?”


对面的男人从文件中抬起头,透过镜片能看到漆黑如墨的深邃眼眸:“如你所见。”


“我记得横山行不长这样。”村上信五说着往椅子上一靠,翘起了二郎腿,锃亮的皮鞋一下一下敲打着桌角。


“那是我表哥。”对面的男人依旧一脸波澜不惊,仿佛丝毫未察对方的无礼。


“哦?那你是?”


“横山裕。”对面的男人眨了眨眼睛,然后合上了文件,“村上先生,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,这块地您多收了我们三百五十万。”


“东京的地是很贵的。”村上信五饶有兴趣地盯着对面的人。


 


皮肤白皙,嘴唇饱满。


尤其是下唇,像是小时候吃过的草莓果冻。


手也很好看,很适合做一些类似于抚摸的动作。


虽然被眼镜挡住,但是依稀可以看到,眼睛很黑很大,嗯,湖水一样呢。


海洋一样的味道……纪梵希吗?


 


“有没有人告诉过村上先生您,”横山裕顿了顿,“这么看人是很失礼的。”


“横山先生,”村上突然倾身向前,眼睛亮闪闪,“你真不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吗?”


坐在村上身后的歪脸小秘书直接掩面:老板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在谈判桌上调戏人的坏毛病。


 


“村上先生真的不打算再解释一下吗?”横山裕仿佛没听到对方的话,只是伸出白皙修长的食指,轻轻点了点文件上标注着金额的位置。


“好啊,”村上顿了顿,唇角勾起微笑,露出彰显着精明的小虎牙,“晚上一起吃个饭吧,横山桑。到时候,你想听什么我都解释给你听。”


 


横山裕闻言,第一次跟村上信五正儿八经的对上了视线。


他沉默了三秒,然后合上了文件,站起身。


整理了一下本来就没有丝毫皱褶的西装,横山裕轻轻竖起一根食指。开口:“一,这块地太贵了恕我们无法接受。”


“二,”又竖起一根指头,“我不跟迟到的人吃饭。”


 


 


 


“什么?没谈下???”面对着家里老爷子的发火,村上信五还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
“以前都是横山行那个对数字不敏感的笨蛋啊,谁知道今天从哪里冒出来个横山裕……”村上信五有些烦躁地扯了扯领带。


“信五,这个项目一定要谈成知道吗?”


“知道,”村上喝了口咖啡,眼眸里渐渐弥漫起危险的色彩,“不仅项目。”


 


横山裕。


很好。


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更何况本身就在这种事情上愈发的不拘小节的村上信五呢?


所以,把生意场上的漂亮对手搞上床,自然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。


 


 


“上次那个项目的金额,是我秘书搞错了,”村上信五一脸正直的说着傻子都不会相信的解释,“应该再减少一百万才对。”


“您确定是减少一百万吗?”横山裕眼睛都没抬,低着头轻轻喝着咖啡。


“是的。”村上信五笑着往后一靠,两手交叠放在身前,修长的腿翘上桌面。


横山裕微微抬眼,瞟了一眼村上信五的翘上来的长腿,以及对方纤尘不染的皮鞋,放下咖啡杯,看向对方:“即使这样您不觉得这个价格还是偏高了吗?这个地方周边的基础设施非常不完善,您真的认为这块地值这么多钱吗?”


 


明明是一本正经戴着金丝眼镜的精英脸庞,却有着清甜的奶音,一口一个尊称,直叫的村上信五心里痒的要命。


忍不住已经开始脑补对方被自己堵在墙角的时候,依然一脸禁欲,却掩饰不住慌张的说着“请您不要这样”的样子。


 


“哦?基础设施不完善吗?”村上信五故作惊讶,一脸不明就里的样子,跟对方讨要手里的文件资料。


横山裕不疑有他,伸长手臂把资料递了过去。


村上信五张开手,抓住了文件,顺带抓住了对方漂亮的手。


 


落地窗外,冬日的阳光刚好打进来,给二人的手镀上了一层暖黄色的光。


比对方肤色略深的村上信五的手指,顺着横山裕的手背轻轻摩挲。


 


“村上先生,”横山裕的表情波澜不惊,“您抓到我的手了。”


“嗯,”村上信五笑的见牙不见眼,“横山先生的手有点冷啊,血液循环不太好吗?”


“是的,一向如此,承蒙您关心。”镜片掩映下的眼睛看不出感情。


 


村上信五抓着文件收回手,也不看文件,只是冲着对方笑:“我知道一家很好的酒店,他们家的温泉非常不错,不如横山先生一起去感受一下?或许对血液循环有帮助也说不定。”


横山裕没说话,修长的手指轻轻转着桌上的钢笔。


本以为会再次被对方拒绝,没想到清甜的奶音欣然开口:“好啊,那就提前谢过村上先生了。”


 


到底是比预期的金额多出了三百五十万还是五十万,村上信五现在全都给抛在九霄云外了。


温泉的雾气蒸腾,在睫毛上凝成水珠,村上信五眨眨眼,水珠便落下,雾气对面的身影愈发清晰。


本性严谨的人,即使泡温泉也没有摘掉具有防雾功能的眼镜。


原本白皙的皮肤,被温泉水一泡,就给熏成了淡淡的粉色。颈间戴着的细小玫瑰金项链,衬得锁骨更加精致。


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身材,不管是肩膀还是胸膛的肌肉都显得非常结实漂亮。


至于腹肌……


村上信五的视线忍不住向水面下看去。


 


“温泉确实不错,”横山裕的声音经过水汽氤氲,多了一层说不出的性感,“还要谢谢村上先生。”


“如果是血液循环不好的话,搭配上这里的按摩手法会事半功倍哦。”村上信五的声音有些低哑。


“按摩?那我叫人进来试试。”


“不必,”村上信五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了横山裕身侧,眼睛笑成了一条缝,露出尖尖的虎牙,“他们的按摩手法我早学会了,我来帮你吧。”


“这怎么好意思呢。”虽然说着不好意思,但是也没有特别拒绝的意思。


 


横山裕在村上信五的指导下转过身去,趴在了岸边的岩石上,露出白皙透粉,线条优美的脊背。


村上信五的眼神暗了暗,往前挪了挪,伸出双手按上了横山裕的肩膀。


触手柔滑,像是被牛奶浸泡过的丝绸。


果然是经常锻炼,手下的肌肉紧实,手感比村上信五摸过的任何一个床伴都要棒。


 


一下一下的按压着,手指游移在脖颈和肩膀。


渐渐的,被雾气蒸腾过得地方在富有技巧的按压下开始发热,一如村上信五异常心跳的心脏。


周围安静的只有水蒸气凝结成水珠滴落的声音。


 


温柔的海洋一样的味道若有似无的钻进鼻腔,村上信五愣了一下,才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什么香水,而是对方身上原本的香气。


嗓子开始干燥,他的手不自觉的加大了力量,然后顺着脊背优美的线条缓缓向下移去。


手指刚触碰到腰窝的位置,手腕突然就被人反手抓住,紧接着就是一扯。


 


水花四溅间,村上信五已经被对方按在了岩壁上。


“?!”村上信五有些吃惊,完全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
“喂。”横山裕不知什么时候摘掉了眼镜,语气低沉而充满了危险。


 


村上信五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眼睛,里面承载的是深沉的情感与灼热的欲望。


“你……”村上信五还待说什么,就被柔软的唇堵住了嘴巴。


海洋广袤的香气澎湃进胸腔。


 


“你以为,前几次我为什么让我那个笨蛋表哥出来谈判?”横山裕轻轻笑着,舔着村上信五的唇角。


村上信五的大脑整个当机,他被对方在水下看不到地方按在自己后腰上的手给撩拨得不停颤抖。


“你们家太宠你了,如果竞争对手太过厉害根本就不放你出来,”横山裕顿了顿,从胸腔里溢出闷闷的笑声,“等你们习惯了横山行,我再自己上。”


村上信五被对方在水下的手捏住某个地方,瞬间瞪圆了眼睛抖着身子说不出话。


“你不是很喜欢我吗?”横山裕凑到村上信五耳畔,微微吐息,“之前那股不要脸的劲儿哪儿去了,嗯?”


言罢,舔上对方的耳垂。


 


村上信五腿一软,整个人顺着岩壁开始往下滑,滑到一半被对方伸出腿卡开两腿之间给架住。


“五十万?三百五十万?管他呢,”横山裕勾唇笑的危险,“我根本不在乎。”


 


“你平时不挺流氓的吗,”横山裕在水下的手坏心地撩拨上隐秘的地方,“还觉得我挺乖挺斯文挺禁欲的是吧?”


“你明明……”村上信五憋了半天,从嗓子里挤出一句颤抖的话语。


“那都装的。”横山裕回答的大言不惭。


 


 


“把生意场上的漂亮对手搞上床,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,对吧。 â€


 


 


 



太好看了 幼雏最棒